一个拉郎脑洞

突然想到毒液和伏地魔接吻一定很方便,因为都没有鼻子……

真·蛇吻

【瓶邪】寻仙

道士邪×守山人瓶

古风架空,一个无比真实的修仙故事,我尽量写得不那么走近科学。甜的,信我,跟北方冬天的栏杆一样甜!


(一)遇山人

守山人张起灵在狗洞里捡到一个昏迷的小道士。

他检查了一下,没有外伤,是饿晕的。

那小孩醒来看了看张起灵,第一句话竟然是:“我羽化登仙了吗?”

张起灵摇了摇头。

“那哥哥你是仙人吗?”

……

“你为什么躺狗洞里?”

小道士腾地一下坐起来,小脸气鼓鼓的,“什么狗洞?那是活死人墓!”

张起灵望着他一本正经的脸,无奈道:“重阳子辟谷静修并不是真的不吃不喝。”

小道士一脸不可置信:“你骗人!你又没见过重阳真人!”

张起灵点头,也不知是承认他骗人还是真的见过王重阳。


守山人的岁月孤独而漫长,从前的日子相伴左右只有山猿野鹤,现在多了个天真无邪的小少年。

吴邪是山上道观捡来的孩子,自从认识了守山的小哥,没事就爱往山里跑。交流一下他修炼的心得,单方面交流。



“小哥,我觉得我们都被骗了!”

张起灵侧头不解地看着他。

“什么牛郎织女一年见一次面都是唬人的。”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对吧?兴许那牛郎种完地没事干就跑去见织女,他俩其实天天见面,腻歪着呢!”

张起灵摇头

吴邪不解,“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天上不用种地。”


“那天上的神仙能活千年,是不是寿数和我们一样?只是时间不对等罢了?”

张起灵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这种事情玄而又玄。



(二)山中岁月长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道士成为了道长。


吴邪拎着两块豆腐来找张起灵,恰逢张起灵巡山回来。

他接过张起灵的鱼篓,喜笑颜开;“你这是未卜先知啊,知道我会来给你送豆腐?”

张起灵点头,放下柴火开始收拾鱼。吴邪在一边架起丹炉当煮锅,不一会就冒出鱼肉豆腐汤的香气。

吴邪以前用丹炉煮菜,石膏点豆腐没少被师傅罚,却屡教不改。

他不爱炼外丹,对内丹修炼倒是颇为痴迷。

究其原因,道理一套一套的,归根结底就是’怕死'两字。

丹药吃死过多少人!我们修道之人的终极理想是长生不死,得道成仙!先把自己吃死算怎么回事?

“还是内丹修炼好,是吧小哥!”


吃饱饭,吴邪开始打坐修炼。

以身为鼎,气血为药,意念为火。

参天地,同日月,返自然,还本我……

吴邪睁开眼,躺倒在晒得暖洋洋的大石头上,“怎样才能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啊?”

他用脚丫勾了勾张起灵的衣角:“张大仙,有什么好主意吗?”

张起灵盘腿坐到吴邪身前,“我教你上乘丹法。”

吴邪连忙坐正,认真聆听张起灵言传身教。


“以天地为鼎炉,日月为水火,以心炼念为火候……”

吴邪不由联想到刘伶纵酒放达的典故:“天地为房,屋舍是裤裆,你进我房就是钻我裤裆”,

不由地气息急促起来。

偏偏张起灵不知他在想什么,还一本正经要他将吐息调节为‘文火’

吴邪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等他笑够了,二人并排躺在草地上,

“小哥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我以为遇到了谪仙。怎么我小时候见你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你都不会变老的吗?”

吴邪闭上眼睛轻轻吟诵,“老而不死曰仙。仙,迁也。迁入山也。”

“这山这么有灵气,你要真是仙人我也不奇怪。”

黄昏洒下的光给吴邪侧脸镶上一圈柔和的金边,张起灵看着他开合的唇,感觉这一刻比曾经的山中岁月都要长。

“没有神仙,有妖怪也行啊!诶,小哥你说山里有神兽吗?”

“有,我给你看。”

二人拥吻在一起。

吴邪永远记得那一天,他曾见过山花绽放惊起飞鸟,浴火麒麟踏浪而来。



(三)道士下山

吴道长虽崇尚内丹修炼,世间修炼外丹却依旧盛行。

那越来越邪门的外丹修炼术终于惹出了大麻烦。

当今圣上不知吃了哪位道士进贡的丹药,没过几日便驾鹤西去。举国哗然,新皇下诏彻查此事,诛杀了与此有关的几百名道士。新皇崇佛贬道,重塑了不少佛像金身,百姓日子不好过,道士们的日子更不好过。


他们抄了吴邪的道观,打完人又抢钱,临走还放了一把火,险些烧了山。

张起灵赶到时,吴邪正护着两个小道士,一身是血冲他苦笑。

“小哥,你再不来我怕是要提前飞升了。”

道观毁了可以重建,只要人还在。


暴雨下了三天三夜,村民找到闹事的那伙人时,他们已被雷劈成了焦尸。

村民们都说这是报应,他们烧山作恶,神灵就降灾在他们身上!


道观重建后的规模只有原来的一半不到,另一半地方新盖了个庙。

都说僧道不对付,吴邪却和庙里的和尚们关系不错。

特别是隔壁那个新来的胖和尚。

他总到观里蹭吃蹭喝,还酒肉不忌,怕不是个假和尚吧?

吴邪曾问胖子为什么出家当了和尚。

“世道艰难,我也想要活下去啊!”

吴邪看向刚吃饱饭,油光满面嘬着牙花子的胖子,觉得他这话没有一点说服力。


架不住吴邪的追问,

胖子摸了一把光溜溜的脑袋,说道:

“她走后,尘缘尽了。贫僧自然遁入佛门了余生。”

胖子絮絮叨叨讲了好多他和云彩的故事,末了来了一句:“阿弥陀佛,你不懂。“

“我怎么就不懂了?”

“你个从小待在山上的牛鼻子,怎么会懂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我有爱人啊。”

“扯**蛋,这山上方圆几百里哪来的姑娘?”

“谁告诉你是姑娘?”

“难不成是山里的母猴子?”

“山上不就这么几个人,你,我,小哥……我*!”

胖子后退几步,双手抱胸,惊讶地看着吴邪,“你……对我……”

“想什么呢,怎可能!”

“那是……小哥!?”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让贫僧静一静”


天道无常,连年大旱使得百姓民不聊生,偏偏又遇蛮夷进犯,镇上到处都贴着征兵告示。

“小哥,你说二两朱砂够不够用?”

张起灵倚着门框看吴邪收拾衣物。

“真的要去?”

“嗯,盛世归隐,乱世下山,职责所在!”

张起灵闻言递给吴邪一把乌金短刀,

“带着防身。”

吴邪接过短刀贴身收好,在包袱里又塞了一两朱砂。


为什么?他们之前那样对你?

为救苍生!

你的苍生是天下百姓,我的苍生是这山中生灵,对于我来说你也是苍生!


许久,张起灵却只说了一句,

“好,我等你!”

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我陪你’

可守护这座山是他张起灵的职责所在啊。


快出山门时,身后传来胖子的声音。

“天真!等等我!”

“你怎么也来了?”

“不放心你,啧啧,这小胳膊小腿的,怎么打仗?上去给敌人念经吗?”

目送他们离去,张起灵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这一等就是十年。

盼来盼去,只等来了胖子一个人,带回一件染血的道袍。

那一日,山中猿猴啼哭,鸿雁哀鸣,自此再也没人见过守山人张起灵。



(四)归人

又是清明时节,与往常一样,张起灵折了几只山花插在墓前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怎么把我埋狗洞这了?”

张起灵转身望去,日思夜想的人遥遥站在那里冲他笑,

还像模像样地行了个拱手礼,

“新晋地仙吴邪拜见山神大人!”


—完—




脑洞记梗

想写一个无比真实的……修仙故事

暂定古风架空

小道士与守山人的故事

【瓶邪】销售之王(欢脱日常?)

根据网上段子改编。日常向、发生在雨村退休之后。

——————————————————————

这祸害不能留!我本来不想管的。

骗我也就算了,最不能忍的是:他居然连我们纯情善良不食人间烟火的哑爸爸都想骗!我给杭州的堂口打了个电话,让王盟处理。同时也给在北京的小花去了个电话。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前一阵子我们仨去了一趟福建农副产品展销会,致力于推广我们的农副产品。

不得不说我在销售方面是很有天赋的,我们带来产品多半都是我卖出去的。

胖子那个没良心的,卖到一半跑去帮隔壁大婶她闺女看摊!说好永远的阶-级敌人和革-命友谊呢?靠不住,靠不住啊!闷油瓶那倒是吸引不少小姑娘,但大多都只看不买。养家重任担在我一人身上,真是……扯远了

大概是微信加了不少人的缘故,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都加了我好友,包括推销的。


成功新天地董事长 陈安之:

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聊天了

陈安之:你好,我是陈安之老师,很高兴认识你。

农产大王:你好

陈安之:目前在哪个城市?从事什么行业?


我一看他就是个骗子,不过反正也无事可做,就跟他聊了起来。


农产大王:福建,农副产品

陈安之:你是我课程学员吗?

农产大王:不是

陈安之:你有看过我的书籍光碟吗?

农产大王:不好意思,没看过


这人发给我一段语音,又发了两个链接,都是关于“超级成功学”的,不得不说讲得还挺有意思,就是逻辑太傻-逼了,有浓浓的鸡精勾兑味。


农产大王:像你这样成功的大师,精致生活才配得上你的气场。

陈安之:从事这个行业多久了?

农产大王:三年了


接回闷油瓶都三年了啊!我不禁感慨。


农产大王:

[雨仔参豪华礼盒.jpg]

[有机土鸡蛋.jpg]

[腊排骨.jpg]


陈安之:发展如何?年收入多少?

农产大王:估计这个很适合您这样的大师,送礼倍儿有面子

大气,上档次

您留着自己吃也好


陈安之:回答我的问题

农产大王:不丢你的身份

陈安之:你加我微信的原因是什么?想改变?想成功?还是其他原因?

农产大王:我想把中国优质农副产品卖给您这样的大师,这是我的梦想!

陈安之:至今为止,现在的结果是你想要的吗?

农产大王:您还没有兴趣了解这么好的农副产品!

陈安之:那你想不想彻底改变自己,提升自己的能力,早日摆脱目前状况呢?

农产大王:挺想的啊

陈安之:如果老师让你投资6800拜师门槛,跟我学习成功的方法,我辅导你解决问题,走进老师我的圈子彻底改变你当下的命运,让你收入比现在增加5-10倍以上,这样的机会你是否愿意把握?

农产大王:才6800,不贵啊!

陈安之:成功者永远是我要我愿意,善于把握机会的人,如果你有这个决心和魄力,现在wx转6800,老师给你这次成功的机会,今年将是你改变命运的一年!


农产大王:好期待啊,就是这个微信吗?

陈安之:是的!立刻行动!转过来!

农产大王:大师,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你的学员跟着你,肯定也是成功人士,都是生活注重品质的人。您能否介绍几个客户过来买优质农副产品,这样学费也有了,过去培训的差旅费也有了,说不定还能多发你个大红包[抖眉笑]

[精品雨仔参.jpg]

[参王.jpg]

品相很棒,可以给你优惠价!


陈安之:可以,老师会全力以赴帮助你

农产大王:太感谢了

陈安之:转过来!立刻行动!让老师看到你迈出成功的第一步!

农产大王:我们这附近就是古庙,这里的雨仔参都是聆听佛音长大的,特别有灵性!

陈安之:先让老师看到你的决心,转账成为学生后,老师安排弟子与你对接,让你的产品狂销热卖。


农产大王:这些农副产品要是卖掉,就可以给你打钱了

[河马追鸡.jpg]

你看我们这都是正宗走地鸡下的土鸡蛋,营养价值特别高。

陈安之:转过来,立刻行动!


农产大王:

还有我们这的腊排骨,精选野山黑猪肉

陈安之:转过来,立刻行动!


农产大王:开过光的宝刀宰杀,锋利无比,一刀毙命

陈安之:转过来,给你2分钟,让老师看到你的决心!


农产大王:猪走得没有一点痛苦,这样的猪肉质特别好

大师,你看2分钟内能否给我推荐一个客户[抱拳][抱拳]


陈安之:到此为止

农产大王:别啊大师

[成功新天地董事长 陈安之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发送朋友验证]

农产大王:大师别走啊,我还没介绍完吶

[成功新天地董事长 陈安之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发送朋友验证]


调戏过骗子,我也就当这事过去了,没想到居然还没完!

我给闷油瓶也申请了个微信号,有时忙不过来也会用他的号联络一下客户。这天我发现他微信里居然有和那个陈安之的对话!

同样的套路,也是打招呼、介绍课程、然后让转钱。

闷油瓶的回复也颇具他个人特色:

陈安之:介绍课巴拉巴拉

巡山一哥:嗯

陈安之:继续哔哔

巡山一哥:哦

陈安之:继续忽悠

……

这么一长串的单方面聊天后闷油瓶的回复终于有了变化

陈安之:告诉我想要的是什么?

巡山一哥:健康

陈安之:老师认识很多的成功人士巴拉巴拉……

然后就是什么转过来!立刻行动那一套

陈安之:转过来!你想不想彻底摆脱目前状况?

巡山一哥:想

看到这里我都想骂人了!然而画风一转,下面的对话瞬间让我气笑了



巡山一哥:家里我不管钱

陈安之:没关系,老师已经看到了你的决心,实在不行让家人代付也是可以的!

巡山一哥:好

巡山一哥:[农产大王super wu 个人名片]

巡山一哥:大师?

[成功新天地董事长 陈安之开启了朋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发送朋友验证]


后来小花跟我说那人解决了,整个组织都给端了。他还数落我一顿

“你也是闲的,直接拉黑多爽快,理骗子干嘛?再说了这种人还不是一句话就打发了的事。”

“合着日理万机的解大老板也被骗子骚扰过?您老怎么一句话打发的?”

“他问我你的烦恼是什么?我说我每天进账几千万好烦哦都不知道怎么花。”

……

万恶的有钱人,呸!


【瓶邪】
可能是大邪小瓶?

【瓶邪】过客

“我第一次见他时觉得他特讨厌。”男人对着旁边说道。
“后来觉得他是神一样的存在,我一直追着他跑。”旁边没理他,依旧埋头干自己的活。
“再后来相处久了,发现他这人也只是比普通人特别那么一点点,甚至缺点还挺多的。”
男人开始细数每一条缺点。
特别闷、爱失踪、耿直、心太软、责任心重……
数落到最后什么走步太轻老吓着人、不会品茶不解风情、懒得换衣服之类的毛病都说了一遍。
“你们这有喝的吗?说半天怪渴的。”
旁边一努嘴。
“我不喝这个,看着就苦。”
小鬼终于怒了,“不喝一边待着去,别逼逼。”
吴邪摸了摸鼻子,没理他继续唠叨
“但是时间久了,就会只记得他的好……”
小鬼很无奈,“你到底想怎样?”
“我就是想在这等着,没事看看他,要是他把我忘了,我就一口闷,了无牵挂去了。只要他没忘我就一直等。”
“你这样的我见多了,听我一句劝,放下一切早早投胎去吧。”小鬼撇嘴又盛了一碗汤。
小鬼望着那个固执的背影,“傻子!”

这不,又来一个傻子,整个一闷葫芦,屁都出不来一个。
“杵这干嘛呢?”
……
“等人?”
……
“赶紧把汤喝了投胎去吧。”
……
小鬼也是服了,怎么他遇上的不是话痨就是闷蛋。
“我……也不知道……不记得了。”
千年一遇啊,闷蛋开口说话了!小鬼激动不已。“那你还记你是谁吗?”
“……张……起灵。”
“卧槽!你就是张起灵!?”
小鬼又叫来了一帮小鬼一起来围观传说中的张起灵。

十年前,有个叫吴邪的钉子户死赖着不走,整个地府都被折腾得够呛,好说歹说,最终以牺牲月老的一根绳作为交换,终于劝动他去投胎,看他那架势能再赖十年,也不知怎么就松动了。
临走前,小鬼有点舍不得这个话痨离开了。
“看见没?登山扣,这样系特别牢。”
“你怎么这么磨叽,随便打个蝴蝶结不成吗?”
“那哪成啊,蝴蝶结一拉就开,这种结会越拉越紧。”
吴邪站起身拍了拍小鬼,“拜托了小兄弟。”

张起灵看着小鬼手上的登山扣,这是自己常用的绳结打法。
“那傻子结打这么小,往哪套?”小鬼嘀咕着比划了一下,最后将绳套在了张起灵手指上。

【瓶邪】【全职高手】京城票友

记一次KTV偶遇大联欢,杭州烟友后篇,前篇传送→

http://panic42.lofter.com/post/1eac09bc_ef63fea2
主瓶邪,嫩牛五方与兴欣众人。蛇精病欢脱向

老黄历上说今儿是个好日子,宜乔迁、宜嫁娶,三里屯某KTV包厢里,黎簇刚扯着嗓子嚎完一首歌。
“我说吴老大,你们马上就要去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养老去了,还不趁机尽情享受一下城市的喧嚣?”
“小屁孩,闭嘴唱你的。”吴邪头也没抬,正用手机看着荣耀赛事重播。
蛇精病,闭嘴还唱个鸟。
当然黎簇没敢说,只能腹诽一下。他扫视底下坐了一圈的人,除了那位仰望天花板的大爷,都在低头看手机。
恰逢工体的赛事刚刚结束,兴欣战队的庆功宴也在隔壁。
吴邪站起身,张起灵看了他一眼,他立马露出了一个有些狗腿的笑容,伸手比了个“一”
张起灵微微颔首。
走廊里,叶修正靠着墙抽烟。
吴邪走出包厢抬眼正看见他:“嘿,巧了!”
叶修抬头,看见他有点惊讶,过了这么久他居然还记得这人!
吴邪来到他身边,“比赛打得不错。”
叶修抖出一根烟,递给他。
吴邪摇摇头,“戒了。”
叶修把烟揣回兜里不一会儿,见吴邪不知从哪掏出来一根烟,速度快得他都有点没看清。
吴邪叼着烟点着,朝他笑了一下,“最后一根,今天是国际放纵日。”
叶修:……
“你们战队都在里面?没跟他们一块唱?”
“这不出来抽烟嘛?你呢?”
“这不也出来抽烟嘛!”
吴邪还真就只抽了一根,他对叶修说道:“我们里面有个小屁孩是兴欣铁粉,要不要进去吓吓他?”
“成。”叶修掐了烟,进包间叫上了所有人一起去隔壁。
吴邪一进屋,胖子正拿着话筒冲他吼:“来来来天真跟我深情对唱,卧槽!!”
胖子看见吴邪身后的一群人,直接惊呼出声。
“这几位大家应该都认识,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包子一进屋就惊呼道:“老大,你朋友太厉害了!这么大包厢!”
解雨臣挺高兴,叫服务生多拿了点酒来,还有花生米和一些高档零食。

于是,当黎簇从厕所出来,眼前就是这样惊悚的一幕:
“”嗨嗨吼~嗨嗨吼~西湖美景~三月天内~ ”胖子雄浑的背景音中,他的吴老板捏着嗓子和他深情对唱,更惊悚的是台下多了好几个人,陈果唐柔苏沐橙三个姑娘都快笑岔气了。
包子和黑眼镜一个摇砂轮,一个拍手鼓,手舞足蹈不亦乐乎。解老板优雅地捂住了耳朵,莫凡安静地吃着花生米,苏万和罗辑在聊天。魏琛方锐拉着安文逸打牌,这么吵闹的环境里,张大爷竟然在睡觉!
此时叶修看向他,冲他打了个招呼。
咣!
黎簇重重关上了厕所门。
冷静一下,这都是幻觉。
重新打开门,打牌聊天嗑瓜子、唱歌伴舞睡大觉。
吴老板还朝他抛了个媚眼,
“有缘千里来相会~”(吴)
“无缘对面手难牵~”(胖)
“十年修得同船渡~”(吴)
“百年修得共枕~咩~”(合)
搭配胖子和吴邪的背景音,黎簇心中有如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除了叶修这个滴酒不沾的和爱护嗓子的解老板,大家都喝着酒,气氛十分欢快。
方锐划了一下点歌机,“卧槽!狮子座!谁点的?”
“我我我!到我了没?”包子叫到。
方锐悄悄置底,冲着魏琛说道:“别让包子碰话筒!往下传!”
一排人挨个咬耳朵,击鼓传花似的,越往下传越不像样。
“别让包子拿话筒,往下传!”
“包子是谁?”
“黄毛那个”
……
于是传到最后一位这已是面目全非,
最后一位正是刚醒来,坐在包子旁边的张起灵。
“小哥你什么星座的?”
张起灵:……
“那你猜我是什么星座的?”
张起灵:“……别让狮子咬话筒?”
包子笑得特开心,“你是狮子座的啊!我给你唱首歌吧!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张起灵:……
包子即使没拿话筒声都快飞出房门了。
吴邪注意到他们俩,和胖子嘀咕了几句,走下台来,“哟,唱得这么高兴!小哥上台来一首?”包间里安静了一下,除了兴欣的众人,所有人都诧异地望向张起灵和吴邪。
卧槽!什么!张起灵要唱歌!!千年难遇!赶紧录像!!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张起灵被吴邪硬拉上台,胖子在一旁憋笑,快要憋到内伤。
吴邪手臂搭着张起灵肩膀,安慰道:“不用紧张,你就一个词。”
他凑近张起灵耳朵,悄悄说:“一会我唱……你就接……”
张起灵点了点头,一脸认真。
欢快的前奏响起,翠绿的草原上一群俊马奔腾而过。
吴:娘子~
张:a ha
吴:you will not get hurt~娘子~
张:a ha
吴:you will not get hurt~噗哈哈哈哈哈
……


俩人一个边唱边笑到咳嗽,另一个在那面无表情地边“a ha”边给旁边人顺气。
台下人都笑疯了。

气氛越来越高涨,大家都喝得有点高,这时黎簇喊了一句:“解老板不亮一嗓吗?”
“小屁孩不懂事,小花那嗓子金贵着呢,KTV小破舞台多跌份。”吴邪吼他。
黎簇还没岔回去,解老板先开口了。
“那倒不至于,爷今儿高兴,给你们露一手。”解雨臣倒是爽快,直接上台亮了个相,底下人眼睛都直了。
不用伴奏直接清唱,行腔至韵处,底下传来一声响亮的喝彩。
“好!”
看京剧喝彩有讲究,往常叫好叫得最准的都是黑眼镜,但他早喝趴下了。
这声好来自于叶修。
只见他抬起来的手还没放下,脸便咣当一声砸进花生米里睡过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
他没喝酒啊?
方锐凑近花生米闻了闻,顿时乐了。
“没事没事,不知道谁把酒撒了几滴掉花生里了。丫这都能醉……”
最惨的是坐他旁边的安文逸,方才叶修那豪迈的一挥手,正巧打飞了他脸上的眼镜。
喝得醉醺醺的胖子还安慰他:“没事儿啊妹妹,改天哥哥带你上潘家园配个新的……”


【瓶邪】【叶修】杭州烟友

开了个脑洞,吴邪与叶修都在杭州,总会碰上的吧!
这俩人碰一块能聊什么?一个吐槽小王子,一个脸T总不能聊感情吧?
一发完结,十分短小



今年杭州的冬天特别冷,平日里生意兴隆的兴欣网吧里只零星坐着几个人。
叶修叼着烟,手上不停地敲打键盘。此时旁边的服务呼叫器响了一声,里面传来一副低沉略带沙哑的嗓音:“一听雪碧,软包黄鹤楼。”那声音顿了一下,补充道:“两包。”
他瞄了一眼,A区370号。

临近午夜,叶修和唐柔换班后,在吸烟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继续指挥他的小团队过副本。整个偌大的吸烟区只剩两人,却烟雾缭绕到有些看不清人影的地步。
叶修注意到隔壁那人一直在看他带队升级打怪。那人也是闲的,也没开电脑,对着个黑屏干抽烟,
叶修向他搭话:“跑来网吧抽烟?家里人不让?”耳机里传来包子的声音:“嗯?老大你说啥?”
吴邪没回答,他掐灭手里的烟,雪碧罐口已经卡了好几个烟屁股。“你战术不错。”好一会儿才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也玩荣耀?”
“没,看你玩差不多知道怎么回事了。”
“荣耀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要不拿个账号卡试试?”
吴邪想反正也没事干,于是就答应了。
叶修拿来一沓账号卡,吴邪挨个试了一下,最后选择玩斩鬼。

“怎么选了斩鬼?刚才看了一下,你计算能力不错,其实适合玩远程,比如枪炮师。”
“我喜欢使刀。”
接下来,吴邪在竞技场和人练习,叶修也在带队打怪升级中,二人你一句我一句聊了起来。
“听你口音不是本地人?北京的?”
“对。你爱抽黄鹤楼?”
吴邪看了一眼叶修手上夹着的烟,回道:“我一哥们儿也爱抽中南海,北京人都爱抽中南海吗?”
“对。劲儿大,黄鹤楼太柔了。”
“中南海太呛,不呛自己光呛别人,我是个注重养生的人。”
注重养生还躲网吧来抽烟,还抽特呛人的二手中南海?叶修不太懂这人的脑回路。

“光在竞技场虐菜挺没意思的,陪我打两局?”
叶修同意了
五分钟后,“你挺厉害的。”吴邪并不知道眼前的人何止厉害,根本是业界顶尖大神,“玩多久了?”
“十年。”叶修回答道。
“十年啊……”吴邪重复他的话,但更像在喃喃自语。
“你这招自创的剪刀腿锁喉挺漂亮,就是不太实用。”
“我朋友拿手绝技。”叶修也并不知道这记锁喉真能一招毙命,一腿一只海猴子。
“抽中南海那位?”
“另一个,抽土烟的。”准确说是嚼……
“说真的,你挺有天赋,要不要加入我们兴欣工会?”
“不了,我还有必须要去做的事。”
“成吧,号你留着,想玩了随时来。”
“谢了,还是放这吧。”
不知过了多久,吴邪抬头看了一眼表,站起身准备回家。
他看了看桌上半包黄鹤楼,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了回去。
“烟寄存在这,下回来抽,跟卡放一块。”他走到前台抓了一小把薄荷糖,拆开一颗放进嘴里,吹了声口哨走了。
之后,叶修再没见过吴邪,他大概真的很忙!叶修也在忙战队的事。那半包烟早被他抽了,那张斩鬼的账号卡也混在了卡堆里。
只是在一堆什么忧郁小猫猫、神说要有光、无敌最俊朗之类的账号卡里,有一张ID名为张起灵的卡显得很特别。

逼自己一把

每天都要画画或者码文,不能再当咸鱼了。

这tag被喵星人占领了!?